理想与现实的差距朗尼克在曼联“战术革命”困难重重

朗尼克所具备的极强战术意识,使得他与其他临时主教练有着明显的区别。然而在执教曼联五场比赛之后,他可能会发现自己的战术思想真的很难在这支球队有效执行。《每日电讯报》记者Daniel Zeqiri便从多个方面分析了这一问题。

率队出战五场比赛,朗尼克的曼联收获了10个积分。虽然这看起来并不差,但以“破纪录”的方式在主场0-1不敌狼队,还是让朗尼克陷入球迷争议之中——这是曼联队史首次在梦剧场是输给狼队。

改变一支球队的精气神,显然是需要时间的,但对于临时主教练来说,时间正是最奢侈的东西。

或许更令人担心的一点事,朗尼克已经不止一次在赛后发言中谈及球员的肢体语言、比赛强度和身体状态。简单来说,他就是在谈论球员的“努力程度”。卢克-肖也在最近发表了类似言论,他表示球队似乎完全没有在一个节奏上。

尽管有些教练并不愿意公开谈论自己的战术喜好,但朗尼克的战术倾向还是相当明显的——他被誉为是“快节奏攻防转换”的德国足球流派创造者。克洛普、纳格尔斯曼是这一流派的杰出代表,而图赫尔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归为这一流派。

当被问及逼抢的问题,朗尼克曾告诉记者:“这就是给对方施压,不管站位有多靠前——站位越靠前越好。不过无论球在什么地方,我们都要努力将球赢回来。”但不敌狼队之后,朗尼克在谈论曼联逼抢能力之时表示:“我们根本没有压迫对手。我们有尝试去逼抢,但并没有制造出那种紧张的环境。”

曼联完全无法在比赛中贯彻朗尼克的战术思想,这真是让人感到费解——如果说曼联是在比赛中的逼抢表现糟糕,或者说无法在90分钟内一直保持高强度的逼抢,那至少还能够让人理解。

首先是球员身体条件和球队外界因素的限制。就这一点来说,朗尼克在曼联确实是“地狱开局”。此前曼联有着完全不同的战术策略,转换到一种更激烈的比赛方式,并非是“打开开关”就可以。此外,节礼日期间的两场比赛之间几乎没有什么训练调整的时间,且由于疫情问题,训练场地的关闭,朗尼克与球员们一起训练的机会也被剥夺了。

其次,逼抢与球队控球方式之间不能分开。如果一支球队在几次传球之后就出现丢球,那么球队的战术体系和球员配置显然是存在问题的——这个问题在曼联是相当明显的,几乎各个位置都有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逼抢单纯依靠球员的站位距离来决定,如果你在前场丢球,让前锋参与逼抢,或因丢球而使得防守球员放弃原有防守位置去逼抢,球队整个结构都会被拖垮。

最后一个方面,则是本赛季经常谈及的话题:曼联前锋是否愿意进行逼抢,这其中C罗的问题有可能是最棘手的。此前卡里克暂代主教练之时曾探索新的模式——对阵切尔西的比赛中C罗没有得到首发出场的机会——但在朗尼克接手曼联之后,这位葡萄牙巨星的首发位置再次得到了稳固。当然,C罗并非是曼联阵中唯一需要在这方面努力的球员,但仅就C罗而言,无球状态下的他确实无法号召队友们一同进行逼抢。

在对阵狼队的上半场,曼联的四个攻击手——桑乔(25号)、格林伍德(11号)、卡瓦尼(21号)和C罗(7号)——在对方半场的抢断次数只有3次,且只有1次成功的铲断。

在曼联对阵狼队的比赛中,狼队在防守三区完成了85次传球中的77次,几乎没有受到来自曼联的压力。而赛后,狼队主教练也表示:“我们了解他们的逼抢方式,并已经做好了准备。当我们拿球之时,我们会尝试着去找到没有承受压力的球员。”

朗尼克的4-2-2-2阵型哟䘝鲜明的特点,就是“双10号”的设置。防守之时,两位10号球员会出现在中场的两侧,而在球队控球进攻之时,则会占据前锋身后的空当位置。

博格巴本来是扮演左路“10号”的最佳人选,但由于这位法国中场的缺战,曼联这一侧明显缺少能够完美胜任攻防两端工作的球员(如果马塔年轻10岁,那么他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曼联阵中储备了太多的前锋,C罗、卡瓦尼、拉什福德和格林伍德都希望能够竞争双前锋的位置。这意味着无论如何都有两名前锋落选——然而朗尼克并不希望将落选的前锋按在替补席上(这其中一部分原因也在于他在其他位置缺乏合适的选择)。格林伍德和拉什福德都有着不错的脚下控球能力,但他们的主要技能并不是在串联进攻之上,他们希望能够更靠近球门,而不是回撤接应。

曼联在对阵纽卡斯尔的比赛中采用4-2-2-2阵型,注意拉什福德(10号)和布鲁诺-费尔南德斯(18号)的“双10号”站位。

布鲁诺-费尔南德斯作为曼联的创造力源泉,有能力扮演一名出色的“10号”球员,但他在对阵伯恩利和狼队的比赛中均未能获得首发机会——尽管他的状态确实有所下降,传球和射门的选择上也出现过一些问题,可他仍然是英超联赛中最具创造力和进攻力的球员之一。

在朗尼克的战术体系之中,“10号”球员也需要回到边路协同防守,这也就意味着布鲁诺-费尔南德斯在朗尼克治下,并非如同在索尔斯克亚的4-2-3-1战术体系之中那样扮演核心角色。

对阵狼队的比赛中,曼联有过一段表现不错的时候,那会让他们改用三后卫战术,布鲁诺-费尔南德斯出现在双前锋的身后,并有一脚不错的射门机会(最终打在横梁之上)——这也是曼联在本场比赛中的最好机会。

朗尼克的4-2-2-2阵型很容被对手的快速反击威胁,容易被对方极具冒险精神的进攻型边后卫(或者边翼卫)所击破。正如狼队主帅在赛后所说的那样,只要曼联的“双10号”站位不太理想,狼队就迅速利用两位边后卫——马萨尔和塞梅多——展开进攻。

狼队主帅表示:“如果你看看上半场,当曼联防守和试图封堵路线之时——我在替补席上看到了这一点——他们会尝试着用卡瓦尼去拦截内维斯,C罗去尝试着限制考迪,边锋则会内收。所以边路空间就这样被让了出来。这就是为什么塞梅多和马萨尔在上半场获得了很多进攻机会,因为他们找到了空间。”

狼队在这场比赛中最成功的传球方式就是内维斯传球给塞梅多——他13次传球找到了塞梅多,而且11次出现在曼联半场。

或许在这一段时间里,曼联未来的对手都会学习狼队的成功经验,从边路对曼联发起进攻——狼队对阵曼联的这场比赛中,他们有差不多50%的进攻是从右路发起的(也就是瞄准了曼联的左翼)。

关于谁应该是曼联这一侧的首选边后卫,一直都有争论。赛季进行到现在,卢克-肖和万-比萨卡在比赛中仍表现得缺乏活力和信心。至于特莱斯,他现在可谓是曼联阵中最具影响力的球员之一。他在对阵水晶宫的比赛中有着出色的表现,他的接球次数比任何一名曼联球员都要多(27次)。

对阵曼联的比赛中,狼队的边后卫不仅做好了自己的工作,还充分利用场地宽度,为丹尼尔-波登塞和特林康在内侧获得接球的空间。

在下图狼队的进攻中,一共有五名球员投入战斗,和其他很多英超球队一样。塞梅多和马萨尔在边路牵制住了卢克-肖和万-比萨卡,让狼队在中路的人数上领先于曼联。或许正是因为如此,朗尼克才会在赛后说:“他们有四五名中场,我们很难控制那个区域。”

不管谁是曼联的主教练,他们都需要更好的中场球员,帮助球队掌控传球节奏,并为中场提供更强的控制力。麦克托米奈和弗雷德都是不错的球员,但他们确实不应该是中场的首选。

朗尼克希望自己治下的曼联能够以一种直接的方式进攻,在训练场上使用了一种倒计时的方式来训练球队的进攻能力——让他们在重新获得球权的10秒内完成破门。

朗尼克曾与记者谈论了自己在莱比锡的足球哲学,他说:“我讨厌横传球,向后传球,仅仅将球控制在自己脚下是没有意义的。”这听起来是非常让人兴奋的言论,但回到本文所谈论的观点之上,当这些积极的向前传递最终会导致球队失去球权之时,你就必须考虑下球队的传控能力到底如何了。

曼联的中场从一开始就不擅长控球,所以试图以更快的节奏来进行比赛,显然是要付出代价的——在本赛季5场曼联传球失误最多的联赛中,朗尼克执教的就有三场。

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曼联是否应该像他们在对阵狼队下半场那样,将球队重心从中路转移到三后卫和边翼卫之上。

热刺和孔蒂可能会是一个有启发意义的例子。和曼联一样,热刺拥有高质量的前锋,但缺少灵巧的中场和一群表现让人困惑的后卫。孔蒂的3-4-3阵型或者3-5-2阵型在人数上给热刺最薄弱的区域以安全感。他们的比赛并谈不上让人兴奋,但他们的成绩和表现一直很稳定,一直在稳步向前。

如果这些问题继续下去,朗尼克在曼联的4-2-2-2阵型或许会发生改变,但这是否又会影响朗尼克一直所坚持的足球哲学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 2022 华体会体育app官方下载|华体会全站下载 - WordPress Theme by WP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