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TA:曼联新任CEO责任重大革新从更衣室开始

曼联这座旋转木马打算再来一圈。三德子跟俱乐部的漫长告别正在进行最后的步骤,理查德-阿诺德已准备好接任。

对于阿诺德来说,他一上任就得搞场“大龙凤”了。曼联正处于动荡期,更衣室出现了分歧,球员们士气低落,这支方向不明的球队有不少问题。

在此之前,阿诺德还跟这些棘手的难题保持着一段距离。自2013年出任俱乐部总经理以来,阿诺德一直负责商业层面的工作。就比如去年,他跟TeamViewer谈妥了价值2.53亿英镑的赞助合同。

此次晋升意味着工作重心的转变。阿诺德将为场上发生的一切承担最终责任,哪怕他的工作方式会跟三德子有所不同。

三德子的官方头衔是执行副主席,而阿诺德的头衔将是CEO,说明他接下来的工作重心就是曼联的业务。

阿诺德并不打算在足球层面亲力亲为,而是准备给予专业人士足够的自主权,从而更好地掌控预算和决策。足球总监穆塔夫将在技术总监弗莱彻的协助下扛起曼联足球业务运作的重任。

当然,我们常听人们告诫“魔鬼就藏在细节中”。到底由谁来任命下一位正式主帅?转会目标该如何确定?出售冗员的流程又是什么样的?

三德子在递交辞呈后已经刻意跟足球层面的决策保持距离了,但他还是做出了无数影响到曼联场上表现的决定,最明显的后果之一已经让朗尼克感到头大了。三德子为了保值给球员提供新合约的策略使得曼联的阵容变得臃肿不堪,多位边缘球员过得不开心。

朗尼克有时候会带着26名球员进行训练(曼联的一线名职业球员,还没算上外租的7人),据说他有时候会觉得难以激励全部人员,毕竟每场比赛都有将近三分之一的人只能充当看客。

去年夏天之前,埃里克-巴伊有4个赛季的英超出勤次数不超过13次,但他获得了一份至2024年到期的新合约,而且合约中有再延长一年的条款。马塔2020-21赛季在各项赛事合计首发了10次,但他续约了一年。琼斯之前在四个赛季里一共只在联赛中出场了69次,结果获得了一份4年的长约。

索尔斯克亚同意了上述所有的新合约,不过这跟推动给他们新合同还是有所不同的。在2019年出售卢卡库且没有引进替代人选后,索尔斯克亚的默许态度进一步加强。一位主帅需要对高层有足够的信心才能完成设想的签约,不然他只能守住已有的资源。

去年四月因超级联赛风波宣布辞职时,三德子盛赞了曼联俱乐部在自己任期期间为球队投资超过10亿英镑。这个数额足以跟曼城媲美,但收益有天壤之别。

回想2020年,格里利什原本是索尔斯克亚的优先目标之一。但同样是将近8000万英镑的总花费,曼联最终引进了范德贝克、阿玛德和佩利斯特里。上赛季,这三名球员加起来为曼联踢了680分钟的联赛,格里利什则为维拉出战了2184分钟,打进6球并送出10次助攻,为自己转会曼城奠定了坚实基础。

朗尼克似乎得出了跟索尔斯克亚一样的结论,范德贝克不适合英超联赛的严酷环境。他的技术还处于有待打磨的状态,而消息人士表示,荷兰人在训练中难以覆盖场上区域。

范德贝克本赛季还没有在联赛中首发过,为了夺回代表荷兰国家队出战卡塔尔世界杯的机会,他目前正在探索冬窗离队的可能性。夏窗留队的林加德同样对出场时间不足感到不满。马夏尔更是公开表态希望离队。这些球员都会影响到卡灵顿的整体氛围。

出售球员是阿诺德接下来必须果断行动的关键领域,或者授权给穆塔夫和弗莱彻。激活全队,以及收回资金增加引援预算,都是至关重要的。

以2500万英镑的价格把詹姆斯卖给利兹联是一笔精明的交易,但这只是三德子掌权以来曼联第7笔出售价格超过1000万英镑的转会。曼联需要更大规模的动作才能给球队带来新鲜空气。佩雷拉、图安泽贝和钟塔西等可出售资产都被外租了。索尔斯克亚愿意出售的林加德和马夏尔原本能在去年夏天给俱乐部带回5000万英镑乃至更多的收入。

切尔西同期则依靠出售球员筹集了1.02亿英镑,他们先后卖掉了亚伯拉罕(3400万)和祖玛(2580万)。利物浦靠哈里-威尔逊、格鲁伊奇和沙奇里分别收回了1200万、1050万和950万。

一位招募领域的消息人士比较了曼城近年来与托雷斯、阿圭罗和大卫-席尔瓦分手的运作,他说:“曼城让实实在在的一线队球员离开了,而曼联留住了两年时间没能出场的冗员。”

在幕后,关于曼联对于球员的要求,以及俱乐部给球探下达的指令都有些混乱,朗尼克也开始亲身体验了。

瓦拉内、卡瓦尼和C罗的交易都是由经纪人发起的。三德子回应了经纪人的呼声,但现在这个重任交给穆塔夫了。阿诺德不打算参与这个环节。

然而穆塔夫还在树立自己的业内声望,此前他的专长是青训学院层面的招募工作。在瓦拉内的转会过程中,穆塔夫与弗莱彻一起向法国人出色地介绍了俱乐部的相关情况,但实际上,这笔转会当时就已经谈妥了。

鉴于技术总监这一头衔,弗莱彻近来在场边的表现让和曼联关系密切的一些人颇感兴趣。他的实际职责似乎跟外界对“技术总监”的预期不符,据说弗莱彻觉得帮助教练组指导球员是当前体现自己价值的最佳方式。

37岁的弗莱彻跟曼联球员建立起了不错的关系,上赛季就给博格巴提供了战术层面的建议,他也了解曼联的高要求。但球队中的一些人也对他的确切角色感到困惑。预计阿诺德会在适当的时候明确弗莱彻的职责和定位。

弗莱彻正在协助朗尼克的助教克里斯-阿玛斯,阿玛斯的职业生涯都是在美国度过的,这样的背景尚未令球员们信服。阿玛斯如今负责带领球员们完成训练课,也进行了抢回球权的专项训练,但消息人士透露,曼联球员认为教练组需要提供更多“控球阶段该怎么做”的指导。朗尼克接手球队的第一个任务是加强防守,预计本周会更细致地训练进攻端。

据说基伦-麦肯纳看过之前的训练课后对自己的执教准备充满信心,他离开曼联执教伊普斯维奇,并赢下了首秀。

朗尼克还在寻找自己在红魔的立足点,调试人员以及适合当前阵容的体系。下周一主场迎战维拉的足总杯比赛前,朗尼克将有四天时间跟球员们在训练场上好好磨合。临时主帅身份是否会削弱他的权威?只有时间能给我们明确答案了。

曼联消息人士已经将朗尼克称作俱乐部的正面资产,他能成为足球和商业领域之间的桥梁(参考此前红牛帝国的扩张),尽管我们现在还说不准他的顾问身份会给曼联带来什么。目前仍有较大的灵活度。朗尼克还会参与今年夏天的决策,据说穆塔夫十分乐意协助这位63岁的德国人。

阿诺德也已经证明了自己愿意在工作岗位上学习。在过去这几个月里,他特意联系了多位股东,了解他们对俱乐部的看法。“他希望收集数据。”一位消息人士说,“然后依据收集到的信息作出决策。”

阿诺德在谈判中会坚持强硬的立场,但也有温柔的一面,圣诞节那天他还专门给工作人员发了信息。他跟曼联首席谈判官贾奇以及三德子是同期进入布里斯托大学的(尽管他们数年后才在普华永道首次见面),接过校友的管理权可能会再次引发“裙带关系”的指责。

曼联在阵容管理方面以及转会市场上错失目标的记录(后弗格森时代每一位主帅都吃过这个大亏)说明俱乐部的管理体系应该试试新的架构。朗尼克和弗莱彻都有自己的优势,能让曼联完成所需的进化。

至于阿诺德,他在增加俱乐部商业收入以及跟球迷互动方面都做得不错。他跟乔尔-格雷泽建立起了牢固的合作关系,曼联老板也盖章批准了阿诺德接任三德子。当时就有一位足球高管表示:“格雷泽家族可不会把俱乐部的钥匙交给一个他们没听过的人,想都别想,只会是内部提拔。”

年轻时身为橄榄球球迷的阿诺德很少发表足球方面的观点,尽管去年三月他曾说索尔斯克亚正在享受“非凡的成功”。

阿诺德可以近距离见证朗尼克的任期。与大部分时间都待在曼联伦敦办公室的三德子不同,阿诺德的大本营就在老特拉福德。

想要细致地了解英格兰最大俱乐部的每个微小震动,“脚踏实地”是至关重要的。毕竟,这些微小震动正在朝着大地震的态势发展。

曼联复兴可能还得靠DNA,鲁尼可能是曼联复兴基石,如果曼联继续这样下去,你们只能期盼小胖赶紧练级,现在的更衣室如果朗尼克都镇不住,我只能说除了罗伊基恩那种DNA,只有鲁尼能镇住了。就和曼联兄弟们说的,格雷泽家族一日不走,曼联复兴任重道远。格雷泽不走,曼联想复兴,那那些呼吁DNA的名宿说的话不是没有道理的(这只是我自己的观点,如有不对的请谅解)

三德子变成二德子,下一任范德萨系德子请准备!!那,,一德子之后呢?0德子?零加德:没错,就是我,0德子!这就是传承!!DNA!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 2022 华体会体育app官方下载|华体会全站下载 - WordPress Theme by WPEnjoy